您的位置 首页 >> 星座时尚

长恨来迟 第一百七十六章、牵绊

来源:乌鲁木齐星座网 时间:2020年04月02日

长恨来迟 第一百七十六章、牵绊

嘴角笑意轻巧泛起一丝冰寒的笑意,漆黑到无法看清其中神绪的双眸平静地望着影的方向,片刻后,笑声从嘴角响起,在这一片寂静的舍殿中,显得格外突兀。

影立于暗色中,本是无面无体的他,却是依旧可以看到君怀闻的面容,在原地静静地站了片刻,似是在等着君帝落话,却是许久,都未能等到君帝开口。

片刻后,影沙哑的声音又一次开口:“君帝。”

“席罄书,”

第一次,影的声音有了犹豫,没有长久的不安,却也是在一瞬间迸发出了一丝担忧的情绪。

君怀闻的视线早就是收回敛下,两手轻扣于身前,阵阵流转的妖气似是带着灵性一般,在他的手指尖流转。

“嗯?”

对于影那一闪而过的犹豫,君怀闻明显极为不满,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,余光森森地瞥了影一眼。

影的身形未动,依旧望着君怀闻的方向,口中的话语再无犹豫:“回禀君帝,席罄书死在了君凌宫,”

“您的书房内。”

话语出口,影只觉得整个舍殿内的温度越发冰寒了下去,周遭的气息里,明显泛上了一丝浓烈的阴毒之意。

足足一刻钟的时间,君怀闻敛下的视线酝起了十足的冰寒风暴,声音里是彻骨的寒意:“凤鸣的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

影缄默着没有说话,一身的妖气似是也随着这周遭冷下的气息而收敛了不少。

“现今有多少人知晓。”君怀闻的神色未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语调依旧冰冷不已。

“凤鸣落了令,消息,还未从传出君凌宫外。”影再次规规矩矩回了话。

继而,舍殿内又是大片的寂静。

影那根本看不见的视线,依旧静静地望着君怀闻的方向,沉了许久,开了口:

“若不然,由影留于长恨阁寻那通灵玉,君帝,可早日回宫。”

影跟在君怀闻身后,已然足足上千年的时间,对于君帝的脾性已然极为了解,也是会在平日里,鲜有提议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影那极少提出的建议,却是每一次都被君怀闻所采用,从无例外。

席罄书虽只是一个小小的判官,可却也算得上是十八处判官居中的大头,如今竟是这般突兀地死在了君凌宫中,更是蹊跷地死在了君帝向来待得最久的地方。

若是这消息传出去,怕是这十八处判官居,定然是要大乱。

此时此刻,若是君帝能够归宫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影的提议落下,本以为不出片刻的功夫,便能听到君帝应允的声音。

可这一次,却是久久未能听到君怀闻落声。

君怀闻的一直敛着的视线缓缓抬起,看向了不远处那案桌的方向,一直未有波澜的神色凝住,久久未动。

影的提议,自然是当下再合适不过的解决办法。

可便是君怀闻本要出口应声的一瞬,眼前浮现而上的,却是那双,清透灵动的眼。

那双,属于一个叫卫絮女子的眼。

口边,竟是少有的轻叹一口气。

那叹息太过于轻微,却是依旧被影听了个清楚。心头猛然一沉,影看着君帝,疑惑和一丝不安泛上了思绪中。

“再等等吧。”

四个字,没有了丝毫的阴狠之意,反倒是透着了些许松懈而下的无奈,君怀闻望着远处不知名地方的眼终是缓缓地闭了起来。

他向来自诩控制力极好,便是到了这长恨阁也是一样,一心为寻的,便是那通灵玉。

可如今,好似有什么极为特别的东西,从他的心底最深处泛上,再无法控制。

话语音调的变化极为明显,落在影的耳中,顿时让影一片震惊。

那语气,分明清清楚楚地告诉着影,长恨阁,有什么事或是人,牵绊住了君帝。

心头虽有疑惑,影却是知趣地没有多问,而是动了动那漆黑的身形,规矩地应了声:“是。属下告退。”

他自然是看到那君帝那重又运功的动作,落下最后一句话,周身妖气大起,径直将他重新吞噬,旋即,一阵飘散,身形已然消失。

舍殿内,重又恢复了一片平静,似是从未有人出现过一般。

君怀闻的眼闭着,大掌搁于膝盖之上,周身,是越发浓烈而起的妖气。

通灵玉。

卫絮。

卫絮。

通灵玉。

君怀闻闭着眼,菱唇,竟是越发少有的扯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翌日,天光大亮,风轻云淡。

整个长恨阁内,依旧运作如旧,没有丝毫的异常。

习课照旧,修习照旧。

不同的是,只这一夜的功夫,卫絮已是背上了一道重重的。

这,关乎长恨阁,更是关乎于,整个仙界。

一身白色的衣袍,袖口以灰色绑带束起,卫絮立于商殿正中央位置,神色清明,眸光沉沉,久久未动。

周遭,依旧是那堆砌着的泛着些许冰寒之意的金银石。

此时此刻,石头群一片安静,未有任何的动静。

卫絮站在中央位置,眉眼平平看着正前方方向,周身气息越发沉稳落下。

于这商殿中的修习时间并不长,对于这金银石群的攻击势态,卫絮还未完全了解,本想着,这五音殿的修习,能够在一千年中完全修习完毕便可算妥当。

可昨晚一事而出,这其中的急切,也是随之落在了卫絮的心头,成了一块久久无法挥之而去的心病。

谷尘告知卫絮,如今的仙界虽看之平静,,实则已是渗透了太多魔界的势力。

长恨阁能撑下去的时间,也是并不长,百年,便极有可能遇灾。

“百年……”卫絮的声音带着丝由心而生的不安,默念了两字,站于金银石群众的她,越发觉得肩头的担子,重了起来。

师祖说,他算过自己的命理,自己,便是那能救长恨阁的人。

“我吗……”视线定定地看着正前方的一块金石,长久的时间,卫絮眸光却是越发涣散。

“怎么……就是我了呢……”

口中自言自语落了话,片刻后,卫絮的头缓缓垂下,看了眼自己今日刚拿出来穿的那双新的靴子,良久后,垂着的眼猛地一个抬起。

那视线里,已然没有了不安和慌乱,有的,只有那万般的笃定。

23

运城妇科医院地址心肌梗塞该怎么治疗有哪些治疗跟骨刺的药

血管性痴呆中期表现
新生儿黄疸高饮食禁忌
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
标签:
友情链接+
乌鲁木齐星座网